主机迷主机迷

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三)

李伟民指出,网盘上信息量巨大,虽然存在侵权风险,若由网盘服务商来进行实质审查,显然也不具备可操作性。立法、执法及司法过程中如何平衡著作权利人的权益与网络服务的正当发展,需要依据技术发展水平和社会实践需求来进一步探索。


“目前来看,如果网盘服务商没有尽职守则,会被监管部门约谈、罚款,甚至是责令整改。某直播平台雇佣300多人监视视频内容就是很好的例子。”陈驰如是说。



监管仍需人机协同


2017年7月25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4部委宣布启动“剑网2017”专项行动:利用4个多月的时间开展重点作品版权、App领域版权、电子商务平台版权等3项重点整治,将严厉打击各类网站、移动客户端、“自媒体”传播侵权盗版作品行为,集中整治电子商务平台、App商店版权秩序,巩固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云存储空间、网络广告联盟版权治理成果。随后福建、浙江、上海等省市相继开展了“剑网2017”行动。


其实,网盘清理也只是“剑网2017”行动的冰山一角。刘权表示,《网络安全法》、净网行动都是严厉打击黑色产业的利器。据易观报告显示,经过4年多的发展,百度网盘在个人云存储领域已经拥有超4亿用户。以现在票房火爆的《战狼2》为例,该电影资源成为微信、微博叫卖的首选。假设有20万人用盗版观看,按40元一张票价计算,发行方与院线就损失了800万票房。一部电影链接造成的潜在损失尚且如此,那些正在制作或上映中的影片也面临同样的遭遇。记者经过多方查询,无法准确统计出网盘黑色产业链的规模,以及对正版市场经济损失的影响。


据刘权估算,2015年,中国黑色产业规模超千亿。但光靠技术手段很难将黑产人员一网打尽。“有时他们可能通过暗网交易,或比特币交易,隐蔽性较强。”


“暗网是一个特殊协议构造起来的网络,所有人和服务器都是匿名通信,需要使用专用的浏览器才可以访问。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电商,售卖如枪支弹药、毒品、数据等非法物品。”尹乔对记者说。


刘权建议,从国家层面来看,要加大处罚力度,随着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当违法成本高于非法获得的收益时,自然迫使很多人放弃从事网盘黑产或转型。


陈驰也表示,随着近几年国家对涉暴、涉恐、涉黄处罚力度的加剧,加上云存储实名制的推行,这些东西终归会消除。


“我存在网盘里的电影有时会莫名其妙地丢失。”有网友向记者抱怨。


网盘内存储的资源多种多样,有学术报告、教育资料、影视作品、网络文学作品、游戏等。这些海量资源又可以通过网盘链接传播,如何鉴别其中不健康的部分,便于监管呢?


“百度网盘会用技术手段清查网盘内容,一旦发现违规内容会屏蔽、移除它们。”尹乔对记者表示。


对于百度如何清理违规网盘,百度网盘方面很官方地回复:“百度网盘拥有一支打击盗版侵权内容的专项团队,负责分析、处理有问题的链接。”


“人工智能技术可以用于非法违规内容的筛查,如利用图像分析、视频分析、音频分析等技术排查并抓取关键点。10T的数据里可能只有0.1T含有非法视频,鉴黄师或监管者着重检查这0.1T就行了。”陈驰告诉记者,“网盘内是海量数据,完全依靠人力确实很难监管。机器排查将大海捞针变为碗里捞针,虽有误判和漏判的情况,却是可以大幅提高效率的辅助工具。”


“目前声音识别的技术较为成熟,但对视频流的识别,技术仍未成熟。”刘权指出,尤其是涉暴视频的画面场景千变万化,无法有效依靠自动抓取特征来识别。


“禁片涉及面太广,技术还无法完全实现自动识别。”尹乔表示。


百度网盘方面表示,一直在提高打击盗版侵权内容的能力。多年来百度网盘与版权方的相关维权人员保持良好的沟通与联系,也重视版权机构的诉求,投诉内容会在第一时间处理,同时鼓励用户举报盗版侵权内容。


“无论是下载还是分享,用户应提高知识产权意识。一旦用户发现可疑或违法的网盘、网站,可以通过举报通道进行举报,也能减少违法行为。”尹乔如是建议。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云存储的需求长期存在,相信网盘的市场还会持续存在。”陈驰表示,监管机构有必要对网盘服务商施加监管,但要合理地把握监管力度,“太紧不利于行业发展,太松则滋生乱象”。


李铁军表示,网盘是存储、分享内容的绝佳平台。网盘用户、服务供应商都需要依法使用平台,才能给人们带来便利。纵容或放弃管理责任,只能让用户最终没有网盘可用。



安全管理是治乱法宝


据赛迪网络安全研究所发布的《2016-2017年中国信息安全产业发展研究年度总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信息安全市场规模为51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1%。尽管中国信息安全市场发展很快,但市场规模仍然较小。“互联网企业信息安全意识普遍不足,知名的网络安全公司仍有被病毒、黑客攻破的风险,网盘服务商更要提高安全意识。”刘权呼吁道。


《网络安全法》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应当自行或者委托网络安全服务机构对其网络的安全性和可能存在的风险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检测评估。刘权指出,每年没有做过安全检测评估的单位要被责令改正。这也是为了让运营者重视安全管理。


“我们长期不重视安全知识的科普,包括我在内的信息安全专业人员也有相应的责任。”北京邮电大学信息安全中心主任杨义先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的安全意识太淡薄了。“要么侥幸心理太重,总认为自己不会是那个中招的倒霉蛋;要么又过于担惊受怕,甚至因噎废食。”


陈驰认为,绝对安全的系统是不存在的。网络系统就像人的身体,有好的抗体,也有坏的细菌。经常锻炼身体,就不会轻易生病。“这取决于你对安全的重视程度。越重视,越防护,就越难被侵蚀。”


文/《经济》杂志记者  寇佳丽 李雪娇 黄芳芳  实习生 叶梦莹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当前页面:主机迷 » 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三)

评论

  • 请输入 12 + 1 = ? 的计算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