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迷主机迷

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二)

借鉴思路网的发展方式,网盘的黑色资源产业链似乎找到调查方向了。邀请码相当于现在的代理费,除了科技进步的因素外,网盘链接分享没有了视频网站的运营成本,何况网盘内的影视画面质量谈不上高清,自然成为会员的价格标准也不会太高,因此传播范围也就更广泛了。


也许这些微商中间,同样存在着“周志全”,以网络科技服务公司的形式存在,扩展线下用户,收纳更多代理。


记者从微商们所发的网盘资源中,找到4个微信公众号,虽然多以个人名义认证,但其中公众号“影视步行街猫窝追剧”的账号主体来自企业——山西般若文化传媒公司。记者查询发现,该公司建立公众号后,也因监管和侵害权利等问题,名称修改了10次之多。不过该公司没有任何官方联系方式,记者以广告合作的理由,联系到公司监事樊小明,被明确拒绝。


万事开头难,顺着微信公众号的线索查询,调查思路开阔许多。接着记者又找到了一家名为“互联网数据中心-199IT”的网站,主要内容涉及数据解读、报告分享及数据工具讨论。与网盘资源分享相同,想要获取研究报告,必须添加指定的微信公众号。记者以检索易观智库的《2016年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为例,微信后台自动回复网盘链接及密码,但链接正巧失效。想要获得新的链接,需登录“小密圈”才能获取。而所谓的小密圈是公司自己开发的APP,缴纳199元就可成为年会员。界面显示,该群已有1500多人加入,群主就是该账号主体——北京思集智库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丁利。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依附于网络世界的链接本不是实体,若以发展下线的方式获取利润,并有明确的层级奖励和销售目标,可以确定为互联网传销。但从目前来看,贩卖资源的黑色产业链的规模初具,标准不一,从判定上还需具体来看,不能一概而论,这就给监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看来,贩卖资源的黑色产业链一直存在,只是旧瓶装新酒,不同时段有了不同的传播媒介。代理费、会员费、邀请码就像是不劳而获者的工具,他们麻痹自己,幻想着一夜暴富,却不曾注意,已经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删不尽 春又生



网络世界如浩瀚星河,通过微博、微信、淘宝传播,网盘资源成为了可以盈利的新兴途径。记者通过繁冗的信息中找到的北京思集智库科技有限公司,继续深入了解,发现事情并没有结束。记者不禁要问,当知识产权被侵害时我们应如何保护自己?公众的版权意识何时才能提高?


记者联系到易观智库公关,咨询易观方是否了解报告被传播的情况,或者二者存在合作关系?起初易观方并不太在意,向记者表示,只要研究报告标注来源,免费传播没有问题。随后记者将小密圈截图、网盘链接发送过去,公关人员马上主动联系记者,寻求更多的证明。


没有想到,本是随手帮忙,记者就查询到北京思集智库科技有限公司已有“前科”(以下简称思集智库)。该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未经原告许可擅自使用原告一张摄影作品,故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思集智库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


记者辗转联系到处理此次案件的委托代理人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靳锴,他向《经济》记者讲述案件经过,“这其实只是知识产权领域一个很普通的案子,过程也很简单”。当事人在网上发现该公司使用了他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没有被署名,也没有通知当事人,更没有向他支付费用。作者就通过公证的手段将被告的网站使用情况进行了证据保全。然后通过隆安律师事务所向海淀区人民法院进行了起诉。经过法院的审理,认定被告是侵权使用,判决他们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以及为维权支出的费用。


看来思集智库“一回生二回熟”,此次是明知故犯,而且把盈利方式转到了更为隐蔽的APP群上。靳锴了解此次情况后,建议权利人及时公证,提出民事诉讼。另外如果可以确定已经下载的人数和金额,就能作为其非法获利的证据,这关系到原告要求赔偿的标准。


同时赵占领补充道,事前权利人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保护,防止他人非法获取和复制;发现存在盗版情况,权利人可向网络服务商发出侵权通知、要求删除侵权内容,或是到版权执法部门进行举报。


论文、报告等维权如此,那么影视作品的维权是否依法炮制即可?记者分别联系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京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完美世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原片方,遗憾的是,并未得到回复。究竟是领导繁忙,还是话题敏感,又或者对盗版现象已经司空见惯,可以和影视行业“和平共处”,不值得为此发声?我们不得而知。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影视制作人讲,圈内人对盗版深恶痛绝,但网盘分享与原来大街倒卖光盘不同,以网络用户为主,过于分散,往往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微商们不用囤货,净利高,侵权成本太低,管理上治标不治本。况且有些未审核版本流出或牵扯到内部,确实不方便回答。


记者将网盘乱象记录成文,并不是为了让读者了解获取盗版资源的渠道,而是希望社会大众正视知识产权,尊重原创者的劳动,那么未来像《战狼2》这样的原创作品还会少吗?即使网盘黑色产业链无关自身利益,但凡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拿来主义不可取,谋求利润更可恶,希望一切都不晚。



网盘:污泥浊水谁来清?


“我们实验室有位老师去参观某直播平台的监测大厅,太壮观了!一屋子300多人,24小时三班倒。每个人面前摆着十来个小屏幕,一旦发现违规直播视频,立即切掉。”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陈驰对《经济》记者表示,直播平台创业之初也许未曾想到,在高压的监管下,要投入如此多的人工成本去监视涉黄涉暴等违规的视频直播内容。


与直播同病相怜的还有网盘。“网盘中存储的非法信息很多,如账号密码、视频、音频、文本等数据资源。”“白帽子”(正面黑客)尹乔对《经济》记者说。


“大量网民缺乏必要的安全常识,存在大量网盘账号被盗用的问题。”猎豹移动安全专家李铁军对《经济》记者表示,有用户登录网盘之后发现大量的非法视频,自己的网盘空间变成黑色产业的赚钱机器。此外,还有因网盘使用不当而导致个人隐私泄露,包括私密照片、重要证件、工作文档泄露等问题。


“在知识文明时代,人类利用网络本质上是为了学习知识、交流知识。随着新技术的应用,人们的欲望往往被用来开展商业活动,污泥浊水也随之而来。”中国科学院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北京知识安全工程中心主任吕述望坦言,网盘本可以用来存储知识,但拿网盘中的视频资源去“卖票”,网盘就相当于一个非法窝点。


我们不禁要问,以海量存储功能著称的网盘,为何会深陷污泥浊水?谁来监管?网盘的未来是通途,还是死胡同?


曾经的“关停潮”


网盘使用者们不会忘记2016年轰动的“关停潮”。


“当初盛传百度网盘也会关停,没想到它竟坚守到现在。”尹乔感叹。去年3月,老牌网盘产品115网盘下架“我聊”的文件发送模块,并宣布关停部分功能。随后停止服务或调整业务的还有新浪微盘、阿里旗下的UC网盘、迅雷快盘、华为网盘、360云盘等。“那段时间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大家都在猜测,谁是下一个?”


当时网盘服务商纷纷关停个人网盘业务,转向企业网盘服务市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网络空间研究所所长刘权对《经济》记者表示,一方面,个人云盘业务盈利模式较为单一,多为付费VIP和广告推送,而且运营成本包括存储和宽带成本高。“存储、带宽等运营成本是一个与日俱增的无底洞。”另一方面,个人用户上传的内容可能会涉及信息安全、隐私,涉黄、涉暴的盗版音乐、视频等,审核难度大。


重庆大学网络安全与大数据法治研究院院长齐爱民教授向《经济》记者表示,随着“关停潮”告一段落,个人网盘市场活跃用户群体在2016年底也有了一定幅度的回升,个人网盘市场格局逐渐趋于稳定,形成了以百度网盘为龙头,360云盘、腾讯微云、天翼云共存的市场格局。


据易观最新发布的《2017第一季度中国网盘市场份额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网盘市场平均月活用户数前三名的厂商为百度网盘、360云盘和腾讯微云,其活跃人数市场占比分别为76.7%、7.7%和6.6%。


百度集团CFO李昕晢曾表示,2017年公司的收入项环比有增长,其中的贡献因素包括云计算业务的收入,以及其他的服务费用增长,比如个人云业务。但李昕晢并未提及具体收入数据。各类第三方报告也很少披露云盘服务商的盈利数据。



免费的代价


前几年,云盘运营商为了占据市场份额,普遍采取免费的方式,承担了很多运营成本。2014年,百度网盘曾在一段时间内推出“加密云盘”,后来自行终止了。“有时你在网盘上传一部电影的速度很慢,几乎是秒传。秒传是因为别人已经上传过这部电影。”即使100人上传了同一部电影,网盘平台的磁盘空间里也只有一部电影,大家可以共享。“网盘平台许诺给每个用户1T的存储空间,其实是很多用户共享这1T空间。”陈驰表示,加密存储则意味着,同一部电影加密后会变成2个不同文件,上传到网盘会占用很多存储空间和带宽,网盘平台自然吃不消,加密云盘也不了了之。


知名黑客黑色镰刀向《经济》记者透露,一部高清电影动辄两三个GB,促使我们依赖网盘和影视平台,但我们不得不面临两个问题:查封和网速。“有时网盘中刚上传的资源,若是被系统检测出为侵权非法资源,很快会被删除。名称中含有类似于‘战狼’‘权利的游戏’等关键词的文件都会被审核,很多影视网站因涉黄等被监管部门查封。”


“那些拥有海量盗版视频资源的人除了需要修改文件名为更隐晦的名称,还要把它们上传到网盘中。”黑色镰刀指出,百度网盘将普通用户的线程(程序执行流的最小单元)进行限制,使得上传或下载文件的时间增加几倍。“百度网盘抓住有网速需求者的痛点,为了拥有更快的网速,他们一定会付费升级为会员。”


的确,免费午餐未必是想象中的美餐。陈驰指出,网盘限速势必带来用户体验的下降。“大家多年习惯的免费观念应该转变了,消费者应该习惯于为自己的云存储埋单,相信以后免费的网盘会越来越少。”


网盘的内忧


“数据有三性:可用性、完整性、机密性。在我看来,后两点做得远远不够。”陈驰担忧地说。一方面,无论用户使用哪家网盘,都会把自己的数据传上云端,代价是丧失了用户对数据的控制权。另一方面,一旦云盘停止服务或出现技术错误,有可能导致用户数据的丢失。


此外,云端管理员滥用权限和技术失误都可能导致用户数据的损失。“曾经一位程序员在云盘中存储了很多文件,突然有一天打开云盘发现,里面变成了电影。”陈驰指出,这就是技术隔离机制失效时,导致用户之间的数据隔离失效。“在出现这些问题时,云用户很难维权,处于相对弱势地位。”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用户存储在百度网盘的隐私信息被公开。百度网盘官方微博的回应是“用户在选择把数据上传到百度网盘后,网盘会确保数据的安全性,不进行公开分享,绝不会被他人看到;创建加密分享,文件也绝不会被搜到。”刘权认为,百度网盘的解释有推脱之嫌。只有用户授权时,其他人才有访问的权利。“云盘提供商应该用技术措施来保证用户数据不被未授权者访问到,而不应强调让用户加密。”


陈驰建议,未来云盘上的数据加解密、审计等安全功能可以由第三方厂商提供。云盘服务商提供数据存储服务,加密审计等由安全服务提供商提供,不同的服务提供商互相牵制,可以更好地保障用户的数据安全。“就像把黄金存进银行,然后把钥匙交由保险公司保管一样。”相信未来加密云存储服务会有很大的市场前景。


谁来监管?


网盘乱象不仅增加了云盘服务商对用户管理的难度和成本,网盘中存储的不健康内容更令政府忧心。


齐爱民认为,由于我国当前在法律制度构建上的滞后,使得许多问题亟待解决,如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电子商务平台的内容审查义务、数据权属等,这些问题也使得网络盗版、色情暴力资源违法传播等现象凸显,严重危害了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以及青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李伟民对《经济》记者表示,我国法律并未明确规定网盘服务商具有审查、监控的义务,仅在2015年出台的《关于规范网盘服务版权秩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强调网盘服务商应当建立对侵权事宜的管理机制。《通知》还规定,网盘服务商要制止用户违法上传、存储并分享正在热播、热卖的作品,出版、影视、音乐等专业机构出版或者制作的作品,其他明显感知属于未经授权提供的作品等。


“平台究竟要负哪些责任,业界有很多争议。”刘权指出,近期北京市、广东省网信办约谈腾讯、新浪、百度三家公司,原因是它们涉嫌违反《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对其平台用户发布的法律法规禁止发布的信息未尽到管理义务。从《网络安全法》来看,云服务运营商对用户存储的内容要尽到审核的义务。“既要处理好法律规定与个人隐私保护之间的矛盾,也要保护好用户的数字资产。”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当前页面:主机迷 » 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二)

评论

  • 请输入 17 + 6 = ? 的计算结果: